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木

笑着面对,不去埋怨。随心、随性、随缘。

 
 
 

日志

 
 

雪域(2017)  

2017-01-08 16:50: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一场大雪,覆盖了鄂托克赛尔河谷两边的村落。

      赶往机场的路经过鄂托克赛尔河谷前几年修好的桥基,不到三十分钟路程,海玉萍走了一个多小时,并不是车走的慢,是恍惚中她走过了一个岔路口,返回时候天已经蒙蒙黑。

    魏洁坐着候车室里,沉静的盯着门外,当她看见匆匆而来的海玉萍时候,她收回了眼神,直到感觉到海玉萍走到跟前,她抬起眼,含笑站起身,她们很自然的拥抱了一下,二十几年没见,似乎毫不影响她们之间默认的熟络。

      海玉萍轻声问:累了吧?我走过了一个路口,耽搁些时间。她拎起行李箱带着魏洁往外走。

     没关系。魏洁微微摇摇头,轻轻的送了一口气。

 

     父亲在医院抢救的时候,海玉萍一直犹豫是否通知魏洁,高中还没毕业,她们就不联系了。近两年的同学聚会,零星听到了些关于魏洁的消息,据说离婚后又找了一个有钱人,跟着去了苏州。她并不想与她再联系,虽然是发小,彼此早已无话可说。

     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时死死盯着她的眼神,让她焦躁不安,她读懂了一些什么,但是却感到紧张而烦闷,胃里的东西一阵阵的翻滚,挣脱父亲依旧攥着的手,冲向卫生间。

    卫生间的镜子里,一张苍白无力的脸,鬓前已经有了白发,海玉萍悲从中来,二十几年的恩怨也该随着一个生命的消逝而告一段落吧。她给魏洁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魏洁似乎并不吃惊,沉吟片刻,说立刻赶回来。

     在殡仪馆里,魏洁望着躺着的那具孤单静默的身躯,脸上没有悲戚的表情,只是静静的看着,海玉萍站在她的身旁,心中给父亲做最后的告别,那种脸上没有一般老人的苍老与皱褶,像是熟睡了一般,依然透着严肃与冷峻。她俩谁也没有说话,目送一个亡魂从这个世界慢慢消散,二十几年前的点点滴滴一定在那个时刻如不易觉察的风一样吹过彼此的心头。

    许久,魏洁转过身,拉着海玉萍的手,微微一笑,说,走吧,每个人都有今天,不必太难过。

    海玉萍静静的跟在魏洁的后面,想起了二十多年前,她们第一次逃课的情景。也是魏洁拉着她的手,不同的是那时候满怀喜悦与新奇,强烈刺激引起的兴奋心跳让她眩晕。而此时此刻,她感觉魏洁冰冷的手微微颤抖,墨绿色的呢子大衣下摆随着她稳健的步伐来回摇摆,正如二十几年前,她两坐在额科托赛尔河边,胡杨树的绿叶在风中摇摆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