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木

笑着面对,不去埋怨。随心、随性、随缘。

 
 
 

日志

 
 

父亲节快乐  

2010-06-20 16:1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几日父亲打电话时就告诉我父亲节是20日,问我知道吗?我知道大概是六月,具体几日当时真的不知,父亲的要求不高,就是合适的时候回家给他买件T恤,我快乐的应着,心里却有些伤感,我知道他是想我回家了。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很少在我们面前表露感情,第一次出门上学,母亲将我送到路口等车,他骑车过来,只是说:有空我去看你。看着他翻身上车远离我的视线,却感觉他在慢慢驶进我的心灵,一时没忍住眼泪。

    父亲的一生是坎坷中夹着不幸,在事业基本成熟的关键阶段,突发心肌梗塞倒下,在我们忐忑不安中昏迷一个星期后抢救过来,渐渐调养恢复,等他重振旗鼓即将迎来第二次生命转机时,右腿股骨头坏死又进医院,折腾了半年,因当时对股骨头坏死知之甚少,听信那些庸医换了国产的股骨头,致使以后在股骨头部位连续做了5次手术,直到现在依然拄着双拐。现在他的心态渐渐平和,每打电话就是对我说:你妈又干嘛干嘛了,很少提自己,其实我也知道他每天的生活规律——吃饭、睡觉、下棋、转圈。何时何地在干什么都可以推测的一清二楚。

         工作成家了,那是年轻的心不安分,一项工作久了就厌倦了,在我的申请下单位派我到北疆金山角地区做销售代理,为的是离家近些。那时母亲退休了,父亲也病退在家,为了帮我,他们卖了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宅,来到我身边,参与到我的生活中,父亲还曾想过第三次创造奇迹。可后来我望见女儿看我时那陌生而茫然的目光,放弃了已经成熟的市场,离开了他们回到自己的孩子身旁。只是没有料到后来的生活和我预想的大相径庭。人生的很多选择真的很难判断对与错,也很难超越自己当时的思维局限,真的可以设想自己的未来,更何况我还是一根筋的人。

      那个老宅很大,父亲骨子里置田置地的观念使他一直为之骄傲。四间正房,外加一个厨房和仓库。房子是父亲亲自找人盖得,那些门窗和墙皮也是他亲自刷涂的,翻新时我还是小工,帮着刷涂。我的卧室里有一张书桌是父亲自己做的,陪伴我度过了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习生活。院子里有半亩多地,里面种了苹果树、桃树、李树、杏树、草莓及各式各样的蔬菜,那一片土地是我们的开心农场。每年春天开始播种时,父亲就会叫:丫头,去种菜吧。我不情愿了,父亲还会说:丫头,你是水命,凡你种的都会开花结果的。这句话打动了我,至此以后有空我就不厌其烦的待在那块地里,关注着每一片新生的叶子和那些欲开的花苞。也怪每每我种的真的长势喜人,旺盛肥美,以至于母亲也信了我是水命的说法,以后春天一到我就开始忙着种东种西,其实我爱这块地,爱春暖花开时新鲜泥土的芳香和硕果累累的满园果香。后来因为家里的一些变故,我的性格渐渐偏激和孤僻,对这块地就更依恋了。母亲来到小城后,每一片可以种东西的地她都会想法设法的开辟出来种上什么,我也才明白我是农民的孩子啊!

     头几年,父亲总爱总结我的生活,这件事到那件事的评说,也爱说自己以往的经历,而他说的都是我不知的,我知的就是很小的时候,他们将我放在姑姑家,我受不了姑姑家哥哥的欺负去找他们时迷路的记忆(姑姑家和父母家隔了上百公里,那是车很少),天黑了我躲在几公里外的一排排土块墙后,在恐惧和疲倦中沉沉睡去,第二天中午父亲找到我向我奔来时,我却傻傻的扭转身不愿理他,那是第一次觉得委屈,以后的岁月委屈的多了也就不在意乐。从此以后父亲再也没有将我送出去,走哪带哪。

     父亲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不仅会木工、电力、机械安装,还会开各种农用车,凡新建连队他都要跟上,开着各式各样的农用车开荒种地。我上一年级的时候,父亲带着我去一个新建连队,那里只有一口井眼,时不时的还没有水,常常是一大排的水桶等着,个把钟头接一桶沙水,澄上半天才能用。我和父亲住在一排土坯房中,周围是有着各种技能的人。还有一个老师,刚刚大学毕业,他带所有的课程和我们所有的孩子,半小时换一波,中间休息时他总是趴在桌子上,我们将书本粉笔盒放在他的头上,他一抬头那些东西就纷纷扰扰、噼里啪啦的掉下来,我们放声大笑他也笑,然后他又趴着,我们重复着相同的游戏和笑声。他有一个手风琴,当手风琴响起在空寂的荒原上时,我们这群孩子总是一堆堆得聚在老师周围,安静的聆听着美妙的音乐,做着花香鸟语的梦,这个梦我们的父辈在用汗水和激情在这块贫瘠和苍茫的大地上奋然书写。

     一放学我就会飞跑着叫父亲吃饭,一望无际的沙土地,一路上没有任何障碍物,晒得发烫的灰色的沙地吞没了娇弱的生命?只有灰褐色的灌木零星插在那里,倔强的彰显着自己的生命。父亲坐在高高的拖拉机的椅座上,看见我就连忙跳下来高喊:丫头,站着别动,有蛇。我看见父亲跳下车时踉跄了一下,四下张望,果然一个腕口粗的花蛇正在悄悄向我爬近,我屏住气息,好奇的看着它从我面前蜿蜒前进,父亲快速的走向我,打着手势叫我别动,我纳闷父亲的眼神怎么会这样好。蛇走远了,父亲牵着我往回转,叮嘱我以后在房子里等着就可以了。到后来股骨头坏死,医生告诉他:那里曾经有一个裂缝,长久没有修复致使整块股骨头坏死。他才追忆起当年一急从一米多高的车座上跳下时那轻微的巨疼。那时开荒的任务很重,疼几天忍忍就过了,没有当回事,没想到会留下后患。有些事真的不能究其因果,冥冥中上天似乎冷眼旁观着一切,然后在某个生命的环节提醒曾经过去的记忆。

      父亲有两个心病,一个是他作为技术输出到非洲一些国家时,将家里的三个孩子交给母亲一人。那时母亲所在单位濒临倒闭,很难发出工资,而我们嗷嗷待哺,只知道不停的索要,勇敢的母亲为了证明自己的力量,开始抛头露面的到处找赚钱的法子,常常一出去就是一个星期。我们三个在家,十六七岁的峰成了老大,也许是青春期肾上激素的作用,他变得焦躁而狂乱,生性倔强的我和礼不服时就会招来一顿暴打,后来我脱离他们的圈子,他们却纠缠在一群同样狂躁的孩子中,致使礼在一次意外中远离了我们。从那以后,母亲再也没有出去,脸上也失去了曾经昂扬的笑容。因为父亲在外,所谓的组织不让讲事情告之,到父亲两年后回来时才知道他最疼爱的小儿子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他,几个星期他都很难说句话,唯有一次抱着我哭泣,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的眼泪,生活教会我们忍耐也教会我们仇恨。我们该怪罪什么?

      父亲的第二个心病是奶奶去世的时候,他未能尽孝。那时他在石河子第三次住院,心脏不适和股骨头部位化脓,第二天就要手术,我们没有告诉他,由哥哥、姑姑及我将奶奶送去火葬。当我给奶奶穿衣服时,看着那些塌陷的皮肤及布满皱纹的身体,我流泪了。想起只有我和奶奶在家的那个冬天,从同学那里回来已经很晚,奶奶一见我就起身,“琳琳、奶奶给你下的面条还热着,快去吃了”。望着奶奶安静的躺在我的面前,却再也听不到她的呼唤,悲从中来。我们渐渐长大,而我们的亲人也在渐渐的离开我们,越来越多的生离死别敲打着我的心灵,让我不忍侧目。奶奶有一个很古旧的枣红色箱子,我一到家,她就从里面拿出一个苹果啊什么,“琳琳、这苹果又大又红,我专门给你留的”,到我结婚时,奶奶拿出一对绣花枕,上面她绣了龙凤呈祥,大红大绿的,很喜气。当我清洗奶奶那双干枯的手时,不禁纳闷奶奶的手那么巧,怎么我的就那么笨。奶奶走的很安详,心脏早搏,去世时刚刚过了80岁生日。

       现在父亲越来越少的念叨这些过去的事,全身心的关注的母亲的一举一动和自己的身体,上午给他打电话,他在下棋,我听到他对棋友大声说:我女儿的电话,祝我父亲节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