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木

笑着面对,不去埋怨。随心、随性、随缘。

 
 
 

日志

 
 

游记之几(12月5日)  

2010-12-05 18:37: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号下午,我们向西到伊犁。刚出来的时候天很阴,灰色的天空让一切都显得雾蒙蒙的,远处的山若隐若现,出了市区,就是一望无垠的苍茫大地,擦地而生的枯草在旷野的风中瑟瑟发抖,白色的霜掩映着她灰褐色的单薄身姿,为大地平添了几份无奈的娇媚。车速很快,我望着远方被白雪涂抹的一层层的山峦,不由想起有位诗人说过:连绵的山脉是静止的海洋,那山势凹陷处和山岭上的积雪大概就是海浪和浪花吧。

       我们一直向西向上行驶,直到海拔2000米以上,天渐渐地亮堂起来,湛蓝的天空上有两三层漂移的云,初冬下午的阳光明媚可人,可以感觉离渐渐西沉的太阳近了。 到达海子时约5点左右,远远望去她平静安然,似乎只是那位神仙落下的一面镜子,她的颜色应该说是绿色的,但绿中隐隐含着蓝色和黄色,目力所及的地方渐渐变淡和山融为一体。寂静的波光微微泛出寒气,寒气凝固了无边的寂静,好似到了人间的广寒宫,静谧而神奇。走近一些,你可以看见一层层微微的海浪,轻柔的从远方而来,安静的慢慢消逝在海岸里,阳光下起伏着晶亮的海水,像是眨着眼睛的孩子。海子——孩子,让人的心充满爱意。再近一些,依稀可以听到海浪轻拍海岸的低吟,看见飞溅起的水珠,闪着夺目的光芒,一两只白色的海鸥在海面上滑翔,一根根挺立的松树在山阴处显得黝黑倔强,像大自然书写的硬笔书法,稀疏的胡杨伸着弯曲的树枝,在霜雪的点缀下柔和了很多。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渐渐远离了海子,前方的路在向晚的霞光中呈现出金色,让我向往起美好的生活愿景,我暂时忘记了自己和他人,闭上眼开始做梦。

       几天后我们迎着太阳向东返程,我又一次深情的凝望海子,这时的她湛蓝沉静,俨然和天空的颜色一样,犹如一块蓝色的水晶,一尘不染。远处的山被昨日飘落的白雪全部覆盖,蓝色的湖泊和白色远山明显分开,瘦了的海子仍然是宁静可人。在我心中海子就像一个奇特的少年,忧郁、纯净、单薄。一个在黑暗中不断寻求爱的少年,孤单却不寂寞,执拗却没有心机,充满信心有暗藏着深深地绝望——生命注定以失败而告终,而我们的一生都在求证这个结果。

      海子位于博乐西南,面积为 460多平方公里,又名赛里木湖,湖面海拔 2600多米,是新疆海拔最高的高山湖泊。湖略呈卵圆形,是一个周围封闭的内陆湖,在地质学上,它是近期造山运动的产物,大约在 7000万年以前,欧亚大陆发生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地壳震荡,沧海桑田,天山山脉拔地而起,博罗霍洛群峰围造起这个巨大的高山湖泊。湖盆周围的山地,均由古生代岩层组成,其中不少地方石灰岩出露,因而潜水和裂隙水中溶入了大量的碳酸钙,这导致了赛里木湖湖水特别晶蓝、清澈。天山积雪化为湖水,水质分外纯净,浅处连细沙也粒粒可见。(此段来源网络)

      我们远离了海子,近四台林场,那里地势低凹,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远远望去,云雾缭绕,置身其中,仿佛到了蓬莱仙境,只是这云雾像空气一样拥抱着我,我却浑然不觉。司机告诉我,这样的情景很少遇见。 越来越接近博乐,怅然回望,一切美景都慢慢消逝, 天又阴了,一切又都在苍茫的灰色的笼罩下,显得衰败而落寞,我不由一阵烦闷,突然厌倦了现在不得不做的一切,包括活着。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