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木

笑着面对,不去埋怨。随心、随性、随缘。

 
 
 

日志

 
 

春日姗姗来迟  

2009-02-26 21:44:31|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一个女人的史诗》想到的

        朋友给我推荐电视剧《一个女人的史诗》,最后还留下一句话:你们要好好学习。据说此剧正在热播,收视率很高,在网上搜了相关的资料,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就以此为契机,浅谈一二。

       《一个女人的史诗》源于严歌苓至为熟悉与伤感的童年记忆,塑造了一个生存在“爱我的人我不爱,我爱的人不爱我”的情感矛盾与红色历史双重困境中的女人——田苏菲,以其挚爱一生的经历表现一段红色历史中的浪漫情史,大时代里小人物的生存轨迹。作者将一个典型中国女人可爱的、嫌恶的所有心理进行了细腻而精妙的表现,涉及到当今许多女性情感问题。严歌苓谈到这部作品时说:“女人不在乎历史,只在乎心里的情感世界。她的情感世界多少次被颠覆,多少次寻找情感的江土和版图。女人的情感史就是她的史诗。国家的命运很多时候反而是在陪衬她的史诗。特别是田苏菲这样重感情的人,这么希望得到爱的女人,其它的东西,在她眼睛里模糊一片,她不清楚外部的历史长河发生了什么。” “一个女人的史诗”并非专注于女性读者,相反,更多的意义在于让男性读者走进它,领悟一番书中的真义。 (以上摘抄网上影评)

        严歌苓描写这样一位等待爱情30余年,始终如一牺牲自己成全自己所爱的人的故事情节,大概是这个社会、以及社会里的男性和大多女性共同理想的形象,而我却为此感到深深地迷茫。如果我问女主人公幸福吗?很多人都会认为不幸福,可以说田苏菲的一生是悲剧一生。曾看过一个希腊的传说,只记住了情节,说的是一位王子被邻国所擒,邻国国王仰慕其学识和智慧不忍杀害,但为了服众就给王子出了一个问题: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让其在100天内必须找到答案,否则斩杀。王子四处收集,转眼到了第99天,还是一无所获,这时有人告诉他:城里有一个又老又丑的女巫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应该知道 ,但她要价很高且古怪,为了保全生命,王子来到里女巫的住处,女巫邋遢、丑陋,让人不忍目睹,王子把来意说明,女巫说:她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但王子必须答应让其最心爱的大将娶她为妻,王子看见女巫如此丑陋,衣衫褴褛,脸皱牙呲,而大将是和自己生死与共、情同手足的知己才俊,娶了女巫就等于失去了幸福,于心不忍,转身离去。大将知道了,找到王子说:没有什么比你的生命更重要,我愿意娶女巫为妻。于是当晚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婚礼上女巫丑态百出,令人瞠目,而大将面色从容、毫无嫌弃之意。酒席即将结束时,女巫告诉王子:女人最想要的就是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这个答案无疑救了王子的性命。一个不可以决定自己命运的人,或者把自己的命运全部交给别人的人是可悲而可怜的。女人都把爱情作为自己生活的全部,连女巫也不例外,一旦认准,心无旁骛、至死不渝,从大将那里我也看到了爱情最朴素的实质——无论美丑一旦选择永不嫌弃,当然这种爱应该建立在相互的基础上才完美而健康。沦为遗弃者、小三者、忍辱者都是一种悲哀。

       对于田苏菲来说,她的一生都在为自己所爱的人活着,堪称中国传统女性的楷模,因为人们普遍认为女性应该把主要的精神放在丈夫和家人的幸福上,至于自己是否幸福是无关紧要的,家人和丈夫的幸福已经等同于女人的幸福,在这个社会里女性是没有自主幸福权的,所以此剧应该引起了很多人特别是男性的共鸣。如果可以我想问问田苏菲,用一生来换取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的爱值得吗?幸福吗?快乐吗?泰戈尔曾说:爱在爱里满足了。是否田苏菲也会在这种无私的付出中得到了满足?白发苍苍的她回想自己的一生是否会满足的微笑?也许历经种种磨难与子偕老就是她追求的最终结局,中国不是有句古话:苦尽甘来,大概会为坚守到最后的女性画上最无奈或遗憾的句号。

        女性研究学者李玲把现当代女性文化中的女性形象分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天使型;第二类是恶女型;第三类是独立自主型,她是自主的,也是正面的;恶女人她是自主的,但她是反面的,还有第四类就是落后型《一个女人的史诗》里的田苏菲应该是第一类,而一位女性作家塑造的这样一个形象,无疑带有中国的普遍性和心理认可趋向,叙述了最真实的中国女性的情爱史诗。但我认为如果演变成一种推崇,则恰恰是对女性个性发展的严重压抑和扼杀,鲁迅笔下的涓生曾说过;人必生活着,爱才有所附丽。他不知道在当时那样的制度下仅有爱情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生活的附丽也不过是昙花一现,不可能维持长久的爱情。

        现代的女性面对的生存压力更大,一方面在工作中必须独当一面,一方面在家庭里扮演好贤妻良母的角色,义务和压力并存。倘若又是一个追求爱情的女人,那更有一份沉重的伤痛等着,每个女人都期望一份完美的爱情,而自古以来痴情的女人总是被玩弄,被遗弃,犹如杜十娘等,想能有几人会遇见刘兰芝的焦仲卿,相约共谱爱情绝恋?当然杜十娘只会换取零星的同情眼泪,焦仲卿也不知会被多少男人暗骂?但至少杜十娘比焦仲卿出名,因为在中国这个封建制度下只能存在按照社会和男性的要求塑造、演绎、认可的艺术形象。

       女性被利益化、商业化、客体化、消费化日趋严重,其个性往往被男性主宰的社会本身的主观需求弱化,同时也被大量甚至过剩的物质享受弱化,可以主宰命运的呼声也就显得微弱而无力。我们一出生仿佛就已经注定了要在现实生活中苦苦挣扎,最终忘记自我,融入这个社会,因为我们无从选择即将来到的这个世界——这个有着话语霸权的不平等的世界,也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我们太普通了,没有像女巫一般的智慧和魔力,何谈主宰自己的命运?我倒是很欣赏被冠以狐狸精头衔的女性,她们至少看清了以男性为主体的爱情本质,可以在一定的范围做自己命运的主宰者。对于当今许多女性来说爱情上的不对等仍是一块难以启齿的心病,因为这种不对等表现为具体的约束、冷漠、轻视甚至暴力,致使女性的生存环境的恶劣而没有生机,虽然近几年,女性的客体化、消费化在各种艺术形式得以展现和宣泄,但正是因为这种现象的日益泛滥、严重才得以如此关注和展现。在性别化严重的今日,现实依旧,苦难依旧!

           琳达·诺克林(第一代女性主义艺术史家和古典女性主义理论的主要代表人物)说过:因而所谓的平等不是某个个别男性的善举或恶意所能承担,也不是某个个别女性的自信或卑屈就能改变,必须通过我们的体制结构的本质,以及这些由人构成的加诸人类的对事实的看法来改变,而这条路显然是漫长的。琳达只是为我们标识了一些隐藏在生活中的暗礁,私人的地图只能由个人绘画,明天会是什么,我会把自己变成什么,这些行动永远都要靠女性自身的实践。当然,今日的女性没必要沉湎于自我设立的女性身份,过分的强调两性差异,真正的能将个性的自由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才是重要且必要的。

          春日姗姗来迟,真正彰显人性自由的春天总会如约而至,我们不用太性急!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