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木木

笑着面对,不去埋怨。随心、随性、随缘。

 
 
 

日志

 
 

谁在午夜唱歌(五)  

2008-12-13 19:09: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丽环顾这个曾让她快乐和幸福的家,从一间房走到另一间房,她的手游走在每一样熟悉的家具上,在女儿的房间停留了许久,在那里她好像听到了女儿的笑声,听到女儿快乐的叫着:妈妈,心又一阵剧痛,宋伟的否认和逃避让她从一直以来的深深失望转变成了一种绝望,爱情这个自古被人称颂的感情,就像风中枯枝一样在李丽心中摇摇欲坠,让她心灰意冷,那声关闭房门的巨响就像砸在她的心上,彻底关闭了他们两人之间相通的心灵之门。李丽迅速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这个熟悉的家。

         在李丽搬进单位宿舍几天后,宋伟就请了两个朋友找李丽游说,他们知道女儿是李丽的软肋,一遍遍的述说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然后又一遍遍的为宋伟解释,还说这是现代社会的普遍现象,很多人不是都这样过吗?在李丽看来,每一个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承担是一个人最起码的素质,可是宋伟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让李丽对他彻底失去了信心。时间可以教人遗忘,也可以让一些痕迹记忆犹新。李丽原来是一个很简单的人,简单到非黑即白,也很认真,如果你只是顺嘴说,明天去你家玩,她一定会在家傻等,可是现实生活让她渐渐知道了黑白之间还有种灰色,是大家认同的颜色,她不能选择只能适应。但对于感情,一个完全属于私人的东西,她依旧保留着非黑即白的认识,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会面临选择,还会有机会产生新的认识。想的最多的依然是女儿,女儿可以接受吗?她不可能回避女儿,但自己可以找出一种方式让女儿依旧快乐的成长吗?这种现实的矛盾折磨了李丽的内心,让她感觉自己需要一个时间和空间整理一下纷乱的思绪。

        下雪了,不是雪花,是几片雪花组成的雪团自天而降,纷纷扬扬,没有一丝风,雪静静的飘落,默默地装饰着万物。李丽忽然有了一种漫步雪中的冲动,她穿上衣服,来到这个飘雪的世界,信步往前走,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 踩着松软的积雪,听着嘎吱嘎吱的脚步声,她的心渐渐透明而愉悦。她想起一句不知谁说过的话:咱没本事迷住男人,做一个让男人离不开的女人,但咱总能咬咬牙做一个离得开男人的女人吧!男人要是对咱不好,辜负了咱,咱总可以壮士断腕扬长而去吧,如果连这点出息都没有,还谈什么幸福啊?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远处的湖面结了冰,雪花在冰面上跳着舞,白茫茫的一片,煞是美丽。小时候李丽就喜欢流连在雪中,一下雪就和同伴们跑到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那时的雪比现在下的大,天也比现在冷很多,雪地是他们游戏的场地,雪团是他们戏耍的玩具。有一次过年父亲带着她在亲戚家玩,那时的晚饭通常会吃很久,一直到午夜时分,晚饭很丰盛,几家人一起边吃边聊,奢侈的想吃多久就吃多久。回来的时候就下着鹅毛大雪,大朵大朵的雪花在路灯下静静的、快乐的的翩翩而下,就像午夜赶夜场的一群舞女,轻盈的跳着华尔兹,漫步人间。那天父亲兴致很高,拉着李丽在路上滑冰,然后在无人的大雪之夜,也和她跳起了舞。

       一只孤单的无名鸟瑟瑟发抖的掠过,在飘舞的雪中呼唤着自己的同伴。李丽蹲下身子,用手指点了几朵雪花,放在唇间,感受着冰冷的滋味,清清凉凉,让她倾心。冬天原本是干裂、坚硬、冰冷、黯淡的,而有了雪的装饰,就变得妩媚、温柔、多情了。就像一个老妪披一件白色的披肩,站在向晚的风中追忆逝去的岁月。她在手心中团雪,然后紧紧的握着,雪在她温暖的手里变成一个透明的冰团,记得小时候爱嚼冰,嘎嘣嘎嘣的清脆,特别的爱听,现在想来是不是因为爱听嚼冰的声音才爱嚼冰的呢?爱屋及乌是人之常情呐。

       李丽兴趣怏然的走在雪中,离人群越来越远,她知道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自由自在,不妨碍任何人,也不被任何人妨碍。或者躺在雪地里,让洁白的雪花将自己掩埋,不留一点痕迹的从此消失,和这雪花融为一体。转而她又清醒的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愿望。白色的精灵依旧在这一片天地中自由的舞蹈,李丽也仿佛飘起来和她们一起舞蹈。天地间只有一个人像游到水面上大口呼吸的鱼儿一样,贪婪的拥抱着这个雪花飘舞的世界,大张着一双冥茫的眼走在雪地里,不愿辜负任何一朵从天而降的雪花。这是多么美丽的一个世界,自己怎么可以把时间浪费在无休无止的叹息中,而错过一朵朵雪花的美丽?她需要的只是一片纯粹而简单的雪花,即使不完美,但没有瑕疵。就在这一场纷飞的雪中,李丽做出了的自己的决定。      

         李丽到咖啡馆的时候,宋伟已经在那里等候,有些疲倦、有些哀伤,李丽心中掠过一丝柔情,这是一个与自己朝夕相处十年的男人,十年里他们融合了彼此很多很多的东西,也消磨了彼此原本炙热的感情。

       望着李丽沉静、忧郁的眼神,宋伟问:你要怎样才可以回家?

      “我要你彻底离开,才会回家。”李丽坚定的回答。

       “你不肯原谅我?”

      “我们之间没有原谅。”

      “你恨我?”

    “恨过,现在不恨了,因为只有爱才会恨,不爱了自然就不恨了”。李丽面对宋伟,那么清醒的意识到他们之间的爱在某个瞬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不像流逝的时间消失的那么彻底,但依旧如四季的更替一样不容置疑。

      “你知道吗?李丽,我爱你,我只爱过你和女儿。今生不会再爱任何女人”。

         宋伟流下眼泪,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李丽骨子里的倔强。

     “不要。以后你要好好的爱自己和别人,如果可以我也会。”

      望着宋伟趔趄的背影,李丽又一次流下了眼泪,这一次她不再是为宋伟一个人流泪,是和十年如一夜的感情告别。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